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揭秘“中天培训”骗局-收高额费用发网络教育文凭

2018年12月12日,本该在2019年4月毕业的重庆市中天科技职业培训学校(简称“中天学校”)400多名2016级学生却收到通知…

2018年12月12日,本该在2019年4月毕业的重庆市中天科技职业培训学校(简称“中天学校”)400多名2016级学生却收到通知,学校因财务亏损,无力向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缴纳每人2000元的学费尾款,要求学生先自行缴纳,学校保证在一年内归还。

此事让这些学生无法接受,他们认为自己当年入学时就受到了欺骗。

2016年高考前后,曾凡、张猛、韩英子等人先后接到中天学校招生老师的电话,对方声称中天是与重庆大学合作的学校,中天学校(注册地址为重庆大学欧鹏大厦3层)的学生可以享受到重庆大学的校舍、师资、场地、馆藏等资源,毕业后可以拿到重庆大学全日制专科文凭。

之后,因高考成绩不理想,考虑到能拿到重庆大学全日制文凭,他们在中天学校报了名。然而,入学后才发现,实际情况与招生老师当初所说的相去甚远。老师不是重庆大学的、校舍也不是重庆大学的……他们只是在中天学校接受培训,再通过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考试,修满80学分,最终拿到的是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发放的网络教育专科文凭。

在此过程中,中天学校会为学生向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代缴学分修习及考试费用。学生提供的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个人账号页面显示,他们每人需要缴纳的学费总额为6560元,而中天学校三年向每个学生收取的总费用接近4万元。

幌子

招生时声称与重大合作

“同样是读专科,能读重庆大学的专科当然最好了。”2016年5月,曾凡接到一个自称是中天学校招生老师的电话,电话里,对方称,中天学校是和重大合作的学校,在中天上学能够享受到重大的所有资源,毕业后还能拿到重庆大学全日制专科学历。

重庆大学、全日制、专科……在这名老师反复强调下,曾凡曾先后两次在老师的陪伴下到重庆大学“参观”。因为第一次“参观”是在高考前,她就没有立即在中天学校注册。

2016年7月中旬,曾凡第二次来到重庆大学。据其回忆,当时那名陪伴她的老师指着一栋栋建筑对她说,这是宿舍楼,这是教学楼。“但当我问到,我们以后在这里上课吗?这是我们的宿舍吗?那位招生老师又有些含糊其词,并没有给出正面答复。”曾凡说,见到这种情况,自己心里就有些怀疑,没有立刻答应注册报名,招生老师便对她说,如果她还不相信,可以带她到重庆大学里面注册。

之后,曾凡随着该招生老师来到重庆大学A区一栋办公楼的5层的一间办公室。进门后,招生老师对着里面的五六名老师打了声招呼说,带个学生来注册,便把曾凡拉到一台电脑旁,指导她报了名。曾凡称,当天自己就交了9980元学费,第二天又交了1000元住宿费。

学生章程程告诉新京报记者,可能是为了让学生相信中天学校与重庆大学是合作关系,军训时,中天学校还用重庆大学的校车将他和同学们送到了歌乐山训练场地。“当时我还兴奋地拍了张带有重庆大学四个字的校车照片发在了朋友圈。”

端倪

现实与宣传承诺南辕北辙

之后,种种迹象让曾凡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曾凡记得,之前在重庆大学B区参观的时候,中天学校的招生老师曾指着学生宿舍区说,那里就是他们未来住的地方。2016年7月下旬,入学报到那天,她被领到了重庆大学欧鹏大厦后面的一栋两层灰砖楼,并不在当初招生老师说的学生宿舍区范围内。那栋灰砖楼墙体斑驳、式样老旧,和周围的教学楼、家属楼格格不入。

入学之后,学生们先在欧鹏大厦里面上了两个月课。学生汤美记得,自己每天上课的教室面积很小,中间排列放置着几排白色压缩板电脑桌,穿插着用钢条固定在地上的长条凳,整个教室只有两边靠墙的位置设有两条狭窄的通道,而且整间教室连一个窗户都没有……

“即便如此,欧鹏大厦还是重庆大学的,我们也是在重大里面上课。”汤美说,2016年9月军训结束后,他们上课的地方就从重庆大学校内的欧鹏大厦转到了重庆沙坪坝区西永镇的一栋写字楼里。

此外,军训结束后,曾凡和同学们拿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考试网站的账号和密码,才知道自己虽然是在中天学校报的名,但学籍则在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修的也是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历的学分,并非重庆大学全日制专科学业。他们只要修完80学分,并通过考试,就能拿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专科文凭。每次考试前,中天学校都会代学生向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缴纳一定数额的学分费用(包含在学费里)。曾凡和同学们还从网上发现,重庆大学并没有所谓的全日制专科,而中天学校只是个培训机构。

除此之外,学生张猛发现,给他们上课的老师并不是招生老师当初所说的重庆大学教师,而是中天学校聘请的人,有的是应届毕业生,有的甚至是大学生兼职。张猛记得,一些老师会在上课时接听老板打来的电话,甚至直接对学生说,上课只是他们的兼职。

“有个混熟了的老师跟我说,他没有教师资格证,有些老师还在考(教师资格证)。”张猛回忆,平时上课时,课堂上听课的人比较少,有时候班主任的课也只有三五个人,上课不点名,不来也没关系。

“其他学校的学生都说自己是大几生,我不知道自己大几了,我们不按这个算。”张猛说,中天学校学生的年级是按收学费的次数算的,收一次学费高一级,先是一级生,最后都交完了就叫三级生。

对此,学生韩英子也表示,当初招生时,老师说的是三年制,一学年收一次学费。“结果一年半就把三年学费收齐了。”韩英子回忆,2016年8月自己交了第一次学费9980元,2017年3月交了14980元,同年10月学校要求他们交了第三次学费14980元。“如果按学分计算,相当于只要六千多元就能完成在重大网教的考试,中天学校却收了我们近四万元的费用。”

爆发

学校称财务亏损让学生垫付学费尾款

“(钱)交都交了,拿到毕业证就算了,认倒霉。”张猛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前两次学费是从家里拿的,后来觉得被骗了,学费又高,不好意思继续向家里要学费,就从某金融信贷服务机构贷款交了学费。

然而,让张猛等学生没有想到的是,学费一年前就交齐了,但2018年12月初的考试,他们却没有收到考试通知,后来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官网查询发现,原来是中天学校没有把他们最后一笔每人2000元的学费尾款交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

2018年12月12日上午11点,中天712班QQ群里,群主发布公告称:因中天学校出现非常严重的财务亏损,目前已无力为学生们向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缴纳2000元的学费尾款。请同学们先行向合川校外学习中心缴纳学费尾款,进行剩余学分考试,学校保证一年内归还这笔费用。

多名学生称,群主是一位姓谭的老师,2017年下半年进群,并成为群主,除发布此次公告,几乎没在群里说过话。新京报记者通过QQ联系该谭姓老师,但始终未获得回应。

韩英子介绍,得知上述消息后,不少学生曾到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派出所报案,但警方未予立案。之后,中天学校校长吴生福赶到派出所告知学生,每人2000元的学费尾款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已经垫付,但以后不会再帮学生垫付任何费用,他本人也不再负责学生的任何问题。

12月31日,吴生福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已经把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垫付的费用还上。并称,自己做出了可观的承诺,但具体何种承诺他未具体说明。对于财务亏损的原因,吴生福称,中天学校作为一家企业,遇到经济困难很正常。企查查显示,吴生福作为法人代表或投资人的企业有6家。一名曾在中天代课的老师称,吴生福曾要求所有老师入股一家名为微葩科技的公司,不入股就开除。新京报记者发现,该公司法人代表正是吴生福。

对于使用欧鹏大厦和重庆大学校车的问题,吴生福称,“学校的这种(楼)是可以商业外租的……有时候(用校车)是免不了的,一些集体活动,接送一下不是很正常吗?”但他又表示,自己对如何租借以及从重庆大学何处租借的欧鹏大厦和校车不知情。

重庆市教委一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早在2017年4月12日,市教委就曾通告,中天学校不具备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但因中天学校是经市人社局审批通过的培训机构,不归教委管理,他们只能发布通告进行提醒。

重庆市人社局一工作人员确认,中天学校的确是经人社局审批通过,其性质属于培训机构,人社局每年会对审批通过的培训机构进行检查,招生简章等也会送到人社局核准。

探寻

机构与学习中心是否存在合作关系

对于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合川校外学习中心与中天学校的关系,一名曾在中天从事招生工作的老师告诉新京报记者,中天每次招生时都会强调自己和重庆大学的合作关系与资源共享。“电话销售不好做,招生招得不好,负责招生的经理会骂人的。”

此外,在学生韩英子和黎黎提供的对话录音中,一男子称,“你们是中天介绍过来的,我们和中天有合作关系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你们的钱都交到中天了,我们怎么管?”韩英子称,录音是2018年12月12日,她和黎黎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询问情况时录的,录音中的男子是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老师。

对此,12月17日,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一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与中天学校并不存在合作关系,学院也不允许下属学习中心与地方机构进行此类合作。对于中天学校向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单独输送学生的情况,学院目前还不清楚,之后将对此进行调查。

合川校外学习中心工作人员也表示,合川校外学习中心与中天学校没有合作关系,学生报名注册需携带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到合川办理手续,不能由其他机构代为办理。帮学生垫付学费尾款是想让学生先考试,之后会向中天学校讨要相关费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合川只是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下属的一家学习中心,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官网显示,其在全国共有学习中心159个,分布在27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

记者致电河北、山西、山东、江苏等省份的多家学习中心,几家学习中心相关负责人或工作人员均表示,近两年来监管严格,“公家”的钱出来很麻烦,现在给不了培训机构满意的返点。之前也有来了解情况的培训机构,听到能给的数额都没有兴趣了,现在能做的招生措施只有打广告和学员“老带新”。

连云港一家学习中心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最多只能给每个学生四五百元的返点。河北一学习中心负责人则称,招生困难,市场上的培训机构给学习中心带生源是正常现象。

(注:文中提及学生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岩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